太阳成集团-www.tyc122.cc|官网-百度百科

当金茂物业遇见凡尔赛文学

来源:金茂物业  2020-11-15

最近国内冒出了一个“凡尔赛文学”的说法,据说大致是用低调文字炫富的意思,要什么先抑后扬、自问自答或第三人称视角,不经意间露出“贵族生活的线索”。

虽然这个热词的流行,更多的是因为对这种发帖方式的讽刺,但以凡尔赛宫为代表的建筑确实宏伟奢华,以法式管家为代表的服务确实无微不至,成为“贵族生活”的符号倒也名正言顺。

众所周知,金茂物业有着与生俱来的高端血统,我们的房子是身份贵气的象征,我们的业主无不自带腔调与品位,我们的服务更是时刻彰显品质、智慧、共生。别说凡尔赛文学了,世间一切美好的文学方式都能跟我们无缝对接,不信你看~

凡尔赛文学

去年有阵子难过的要死,特别想哭,给他打电话,他说哭吧,我说一个人在这么简陋的家里哭太惨了,要去金茂府哭。他说好,于是马上买了一套广渠金茂府,当晚我们就拎包入住了。置身在北京二环最顶级的楼盘中,放眼望去都是打理的美轮美奂的园区,物业管家24小时在旁边递纸巾,我从没哭的这么痛快过。

那时我就发誓,要赚很多很多钱,在他难过时我们可以去上海、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重庆的金茂府,想去哪哭,就去哪哭。

霸道总裁文

男人的眼神里透着三份薄凉,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,他用雕塑般优美修长的手指夹起一张黑卡扔向女主。

“这有3个亿,拿去买金茂的房子,请金茂物业的管家。”

男人刀削般的脸上掠过一丝不经意的笑容。但这笑容很快就被狂风骤雨淹没……

“我不需要你的钱!”

男人瞳孔微震,俊朗的脸上仿佛凝着万年不化的冰霜,眼神阴沉,仿佛要将面前的这个女人撕裂。突然,他迈开长腿,越过战战兢兢的众人,挑起女主的下巴,薄唇微启:

“女人,你这是在玩火!你不是一直很想被全世界宠爱嘛?我让金茂物业服务你!让你成为全世界最骄傲的公主!你还有什么不满意?!!”

暴怒的声音到最后竟然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。女主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喷涌而出的泪水,狠狠心,冷声说道:

“我是没你有钱,可是我会用自己的双手挣来金茂的房子,用自己的汗水挣来金茂物业的服务与呵护!这个价钱我自己完全买得起!就不需要劳烦总裁费心了!”

说完她转头而去,没有来得及听到身后那一声微弱的 “别走……”

青春疼痛文学

故事从一双玻璃鞋开始,最初灰姑娘还没有回忆,不懂小王子有多美丽,直到伊甸园长出第一棵菩提,才学会孤寂,在天鹅湖中边走边寻觅,每个人都会有结局。

假如我死了,QQ不再上,部落格从此空旷,这个ID会永远黑下去,你只会当我断了网,没人真的知道我的去向。可即便这样,我也要在毁灭的边缘,固执地希望自己是那颗砸在地上的花火,在至暗时刻给你最后的光亮。

我要让你住进最好的庭院,像个公主一样被所有人宠溺、爱慕、呵护,你只会看到最美的花朵,最善的笑荣,最贴心的问候,最周全的保护。在这个名为金茂府的地方,在这群可爱物业人的身边,你不再看到我的模样,却能无时无刻体会到天堂的圣光和我那双洁白的翅膀。

乡土文学

狗剩的娘痴痴地看了一眼华丽的庭院,在“金茂府”三个字上停留好久,又怔怔地看了看腰杆子挺得笔直的保安,斜睨了孩儿他爹一眼,张口道:

“你说,咱娃娃从小就爱读个书,总说啥‘书中有个金屋屋’”

“是黄金屋”狗剩的爹抽了口旱烟,缓缓道

“对对,黄金屋,这个大房子就是黄金屋吧,你瞧瞧,多宽敞,赶得上咱村儿那么大,里面干活儿的人呦,一个个笑的像花一样,说话的声音都细细的……”

“咱儿子争气,早晚能让俺们也住进来”汉子黝黑的脸上突然泛起了光芒,“到时候也有人这么伺候咱!”那一刻的笑容,舒缓了皮肤上深深的皱纹,希望沿着双眼慢慢流淌。

先锋文学

树叶落地的声音让我在热气腾腾的室内异常的清醒。

第一次听说ta是在三年前。也许也是个冬天。

我不知道。

ta身上总有种让我一见如故的气质。

为什么不住在我这儿,我会让你知道生活可以有多快乐。ta说

我没有吱声。沉默可以表达很多东西。

没钱?

这总是令我焦虑。

最顶级的服务并不总是要付出最昂贵的价格,就好像金茂物业的服务,不一定只为少数人开启,而是为每一个享受生活的人。

ta冲我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,摆一摆手,消失不见了。